搜索

导航

奔驰汽车

奔驰车不翼而飞茌平警方千里追踪

  11月16日早上9时许,茌平县菜屯镇大黄村村民黄某的家人报警,聊夏路菜屯镇老小村通达宾馆门口一辆黑色奔驰商务车被盗,被盗车辆价值30多万元。警情就是命令,我马上向所长汇报,立即与驱车赶到案发现场。

  第二天早晨八点,高鹏和他的同事们到了仓储基地。我们把被盗车辆从仓库里提出来,在巡警高鹏他们的一路护送下顺利进入高速。等我们过了高速收费站,他们还站在原地,向我们挥手!我从车后车玻璃伸手向他们道别。

  刚刚从临清金赫庄上高速,就发现被盗车开始向北移动。车辆在德州北上了G3高速,是去济南还是河北呢?我们争执不一,温中运说他有一位朋友在德商高速上班,能否在高速上想法对车辆进行拦截呢?刚打通德州指挥中心电话,发现被盗车已经出了冀鲁界往河北方向去了。嫌疑人要往哪里去,我们心里没有底。GPS定位系统显示,我们离被盗车有八十多公里的路程,我们别无选择,只能加快速度缩短差距。

  下午3时,被盗奔驰车进入河北沧州境内,黄某远在天津朋友打来电话,说他们也往这边赶着呢。中运提议让沧州公安同行帮忙查控,我们拨通了沧州市公安局指挥中心电话,简要介绍了情况,请他们协助追缉被盗车辆以及盗车嫌疑人。接警人员说需要协查手续,他们马上安排。姜滨与留守县局的刘福海中队长联系,刘队长立即办理相关手续,嘱咐我们千万别跟丢被盗车,同时也要注意自己的人身安全。

  经过前期调查询问,我们得知被盗奔驰车安装有GPS定位系统。GPS显示被盗奔驰车停在沧州市区长春路上。经过向局领导请示,我和民警林建栋、姜滨、温中运一起赶赴德州,追缉被盗车辆。刑警三中队姜滨和技术中队温中运也很快赶到现场。沧州公安指挥中心打来电话说,他们已经安排巡警在街面上查找被盗车辆,请我们注意开车安全。黄某的朋友此时已进入沧州市区,在路上搜寻被盗奔驰车。

  再次联系上海那边,电话不接,微信不回,今晚注定得住在沧州了。为了防止晚上有人转移车辆,黄某安排跟他一起来的亲戚在仓库门口盯着。此时已经晚上11点多了,沧州巡警支队的高鹏和他的同事门一直在现场协助我们,让我们深受感动。我邀请他们一起去吃点饭,他们说队里留着饭呢。高鹏说:“明天一早我们还来,护送你们顺利上高速。”夜深了,天空中星星点点,可我们这些异乡人难以入眠。这时我们所长杨瑞喜打来电话询问现场情况,让我安排好相关事宜,特别嘱咐要注意人身安全。这问候虽然简短,却让我感到暖暖的!

  定位系统显示车辆就在附近。我们刚到仓储基地西路口,就碰见了沧州巡警支队民警高鹏。下车简单交流情况后,高鹏说周围他们都搜索了,没有发现被盗车辆。路东是国营仓储基地,被盗车有可能在北边那个车库里。黄某手机显示被盗车位于北边一百米处,我们往北搜查。那一片地方基本都拆了,路西一小片房子看起来像是违章建筑,住的人家也不多。

  中运带着勘察箱来的,他熟练地对现场进行了勘察。高鹏给他们巡警打电话,我们进了仓库。满满一车库的车,哪里的车号都有,有新一些的车,也有旧一些的车。仓库门口是两个能升降的混凝土桩子。看仓库的保安或许没有见过这么多警察,他说自己只是受雇在这里看门,谁拖来的车他不清楚。车辆进库出库都得听从上海公司安排。

  半小时后电工来了,接上电了,上海那边的人却联系不上了。经过一番折腾,终于联系到了上海公司,那边说需要法律文书原件,我们又到派出所打印出原件文书,扣押文书让保安签上字,就等待着上海公司审核完了发指令起桩放车。此时已经到了晚上10点,电再一次停了。再找电工,电工也早就走了,坚如磐石的混凝土桩子横在那里,车辆根本出不来。

  车库门慢慢打开,车库里除了两辆自行车,空无他物。我们满怀期望落了空,又着急又疑惑:GPS定位系统仍然显示被盗奔驰车就在这里,难不成藏在地下了?姜滨猜测是不是犯罪嫌疑人将汽车定位系统取下来扔到房顶上了?房主主动搬来梯子陪我们到房顶上去看,来回转了两圈还是一无所获。但是定位系统显示,车辆就在房主家里。房主干脆打开大门,让我们随便看。仔仔细细地查看了一遍,还是没有车辆踪影,但强烈的定位信号仍然显示车辆就在这里。

  真是天大的怪事!此时天已经很黑了,我们的肚子叽里咕噜叫个不停,但找不到被盗车大家都不甘心!高鹏说咱们到东边仓储基地去看看吧!我跟基地看门的大爷说明了情况,大爷说这里面有好多仓库,今天下午有个拖车送来一辆黑色轿车,不知道是不是你们要找的车?我一听,心里喜出望外:准是黄某的奔驰车!大爷打电话喊来仓库保安,保安打开门的瞬间,我一眼就看到了停在最里侧的奔驰商务车!心中一阵激动,脱口而出——就是这辆车!原来GPS定位偏差了120米,这区区百十米让我们好一顿找啊!

  ”通达宾馆在聊夏路东侧,北邻为一加油站,四通八达,视野开阔。还未到沧州就感受到同行的关怀,一路上的疲劳随之烟消云散了。中运感慨地说:“真是天下公安是一家啊!定位系统显示,汽车此时正停放在德州市区某大型仓库,并且已经在那里停了五个多小时。

  看了看门口挂的牌子,这是个专门从事拖车、存储车辆的第三方机构。姜滨要了公司负责人电话进行联系,又与刘福海队长联系将相关手续发过来,此时已经晚上7点55分了。我们正准备把车辆开走,仓库却停电了,门口的升降桩不能移动,车辆出不来。保安说八点他们仓库会准时停电。这可怎么办?我们还想今晚回山东,到现在还没有吃饭,天又这么冷!看门的大爷看我们这帮年轻民警在小北风中冻得瑟瑟发抖,就主动帮我们联系电工过来。

  黄某朋友打来电话说,他们一辆车在路上转着呢,遇见好几辆警车在巡逻。他要我们抓紧赶到沧州,前几年被盗车进了沧州就被分解了,再找车就难了!我们再看GPS,发现被盗车进了沧州市北陈屯仓储基地。此时已经下午4点了,我们离沧州北高速出口还有30多公里,于是加速行驶,很快下了高速,到了北陈屯仓储基地。

  沧州同行一会又来了一辆车,是张延东队长带队来的。张队长荷枪实弹,全副武装,受命赶来全力配合我们。经过查看现场,路边一间大车库引起了我们的注意。经过多个角度多个位置的测试,GPS显示,被盗车辆就在车库的位置。经过高鹏联系,这里的派出所民警刘明祥来到现场,很快找到了车库的主人。

返回列表
电话 短信 地图